碼頭工友的十三個數字

報紙的邊緣,用黑色原子筆寫著這些數字:1、2、3、4、5、6、7、8、9、10、11、12、13。我聽著工友一個、一個數著他認識什麼工友患癌。他時而專注凝視報紙,時而眼神遊離,望向遠方,說出一個名字,就寫下一個數字。他低吟著每個工友做哪個崗位,患了什麼癌。旁邊一個工友幫忙一起想,互相交換消息:「(XXX) 瓜左未?」他很認真想知道幾個工友的近況,但只可用最平淡的語氣,讓自己稍微能應付太沉重的關心。他們談到,有一個驗出了血癌後僅僅四天就去世了。另一個驗出患癌後辭職,發覺有一百五十多天病假未領,想得補償金,但公司說他辭職了,假期和賠償就一筆勾銷。他又翻開報紙,指著一個工友,跟我說:「呢個工友個親大佬呀,唔喺度喇。」我望著那幅溫馨的相片,無言。「唔知點解呢間公司做特別容易患癌。」他無奈地聳聳肩。「由朝到晚要吸『萬寶路』—船噴出黑煙呀。」他一邊數,我忍不住要拭淚。 工友呀明見到《大眾碼經》的「碼頭工人的15 種死亡陷阱」說:「係啦,『死亡陷阱』,講得好呀。」數完十三個名字的工友,圈起每一格跟我解釋他見證過的每種意外,也談到某個十九歲的年輕工友是在第幾種陷阱裡去世,還在報紙上貨櫃碼頭相片上一個位置寫著「19」,標示他去世的地方。他又作狀扮在八號風球時,會怎樣紮馬小心不被強風吹倒。呀明中途問我:「你真係要聽呢啲鬼故﹖」他講到最恐怖的一個經歷:「嗰次我地仲要行出行入!條屍放喺嗰度幾個鐘冇人理……」>___< 我的生命明明不比這三個工友貴重,李的生命也不比那十三個工友貴重,為什麼我身處的城市,會有一個地方如此踐踏生命﹖到底有沒有做好措施確保工作環境安全衛生﹖到底這個鬼地方藏著什麼毒氣、污染﹖心裡激動地覺得,一番大整頓實在不容有失,不容拖延—那不只在環境,也在管理層的內心吧。 文︰楚思

Read Article →

碼頭工友:感謝各位小市民支持!

罷工 36 天了。有工友說過,面對為富不仁的資方,覺得自己「以卵擊石」;不過,為尊嚴、為自己、為香港市民,工友無畏無懼:「只在做我認為是正確的事」。 一眾市民與工友互不相識,卻熱心支持,送水搬物資捐錢撐罷工,暖了工人的心,亦把資方殺個措手不及。近幾天開始有人抹黑工潮,說碼頭工會勾結外國勢力, 靠外國捐款來發動大罷工云云。造謠者的低劣攻擊,看看捐款資料便不攻自破。 小記根據職工盟的新聞稿,整理成以上圖表。截至4月27日,碼頭工人罷工基金累積總籌款額共 $774 萬, 當中只有$21萬為「外國捐款」,例如曾派代表親臨打氣的澳洲碼頭工會,便捐了$4,000 澳元。另外,扣除街站籌款箱,基金大約來自 5,700 位捐款者,當中超過一萬元的大額捐款者只有 32 人。由此估算,支持 是次工運的資金,乃來自各行各業的升斗市民,以其微小力量支援工友,追尋公義。有趣的是,自工人 4 月 18 日移師長江中心,街站捐款箱的金額屢創新高。顯然認同碼頭工友的,還包括不少中產以至高薪一族,小記可以想像,擁有高學歷的他們,同樣認同勞動有價,不屑大財團的日益壟斷和榨壓。 同舟共濟,無畏強權,才是今天真正的獅子山精神。

Read Article →

碼頭工人的15種死亡陷阱

4 月27 日,兩名碼頭工人被高處墮下的「菠蘿頭」( 協助固定貨櫃的實心鐵零件) 擊傷,一位工人佩戴的安全帽不合規格傷及頭部,另一位被打斷腿骨的工人,是在工潮發生後才進入碼頭工作。 4 月30 日,因大風造成貨櫃倒塌,壓毁一輛路過的貨櫃車,司機幸而只受輕傷。僅僅數天時間,就有兩宗工業意外見報,這並不是意外突然暴增,而是工潮才使碼頭工業安全問題獲得關注。 碼頭被稱為「暗黑帝國」,因為無論救傷車、警察、勞工署或是記者,要進內都要經過「暗黑帝國」批准。 李嘉誠的和黃碼頭霸業,一方面在香港實施壟斷( 佔2/3 泊位),另一方面著力擴張深圳的貨櫃碼頭,並一直阻碍香港興建10 號貨櫃碼頭,以維護其在深、港兩地的聯合壟斷。營運香港碼頭的HIT,20 多年前開始實施外判制進一步剝削工人。現時3500 名工人,有2000 名是外判工,工作條件和待遇與公司工相比差天共地。基本工作時間由12 至24 小時不等,按工出糧,外判商還會以編更要脅工人進一步加長工作時間。公司工操作高度自動化的機器,外判工人操作的機器,則是較廉價的全手動機器。機器的維修和保養、工人的勞保裝備慳得就慳,據工人透露,剎車已失靈的鏟車、起重機仍然在每天運作。噴出大量黑煙的遠洋船,停泊不熄匙,近距離工作的吊機手一吸就是幾小時,吊機籠的玻璃都滿是黑煙留下的油跡。在橋邊工作的,每天被多架貨櫃車包圍,工人說︰「入行三十多年,看著不知多少同事患上肺癌及鼻咽癌。」在船上工作的抓結員,更是要徒手爬上幾層高的貨櫃﹗超長工時的疲累、惡劣的工作環境、欠缺維修保養的機器,這些都造成了工業意外的頻繁發生。大部份的意外,都被資方掩瞞,只有小部份特別惡劣的,才被外間報導。 即使如此,其中一間外判商永豐過去6 年就有15 宗嚴重傷亡的索償訴訟﹗ 4 月22 日,當張建宗終於第一次直接面對碼頭工人,被質問碼頭的工作條件如此惡劣,有否違反勞工法例。張局長竟然回答︰「要問律政司﹗」勞資力量的極度不平等,就是碼頭最大的死亡陷阱﹗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