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經人語

Bunny Fifi 感謝碼頭工人,你讓我們看見,工人是可以向資方SAY NO 的!我們還要一起繼續SAY NO! 剝削的外判制度,NO !無視職業安全,NO !無視生命,NO ! 你們的團結,令看似不可能的事變得可能!感激! Ming 3 月 27 日,媽媽終於因不能走路而被送入老人院。3 月28 日,工友開始罷工。從這天起,我的思緒穿梭於罷工與探望媽媽之間。 4 月1 日終於抽出時間到碼頭去撐工友,聽著聽著,工友的話令內心抽泣,因為想起媽媽。她只有七十多,軀體卻勞損不堪。十四歲就當家傭湊幾歲大的「少爺仔」。養大五個子女的工作是車衫、清潔。勞碌數十年,除了有子女之外,到頭來只是一個被壓在最下層,無年資、無退休保障,甚麼都不是的人。是這一代長者的典型。 看著媽媽,想到工友的辛酸,事實上,抗爭才是出路,罷工最重要的是為尊嚴。 5 月12 日,罷工結束後第6 天,媽媽正在學走路,有時想,假如當年她曾經罷工,今日站起來走路的意志或許更強。 熊人 碼頭工人罷工……機緣巧合加入《大眾碼經》班底,順帶坑害朋友數人,一齊沉淪。 很貼近工潮卻很遠,每晚累得不行卻看似沒甚作用。自己玩得很高興,差點忘了前線劍拔弩張。除了累,還有怒,怒制度的荒謬﹔怒資方的嘴臉﹔怒四周的冷漠﹔怒馬後砲的不負責任﹔更怒自身的無力。起碼,從《大眾碼經》發現,身邊很多人雖然沒有站出來,但原來樂意援手的火一直都在。感動。和暖。 羊瑾 […]

Read Article →

碼經養成實錄

SS 《碼經》能夠出現和長大成為《大眾碼經》,是一件相當出奇的事情。 碼頭罷工於3 月底開始,社工學聯的同學與工友做了很多訪談。4 月1 日,碼頭臨時禁制令頒布當天,源於一種更大力支持工人對抗龐大商家的願望,左翼21 和社工學聯的朋友決定合作出版《碼經》。其實主要只有2 個人負責編排工作,要堅持每天編、排、印,是相當艱難。4 月7 日遊行,碼頭工友的一句「呢份嘢,係我哋碼頭架!」,支持我們繼續做下去。 隨著工潮發展,碼頭工人的苦況作為見證,揭示了香港勞資之間深刻的不平等和大老闆的橫蠻,獲得更多香港巿民支持,有心人也逐漸注意到< 碼經>,願意參與一些工作。4 月10 日,4 個有心人因《碼經》坐在一起,商議了一個野心勃勃的改版( 擴大) 計劃。竟然又真是給他們左搭右搭順藤摸瓜,拉了一堆相識和不相識的人下水成為「碼友戰隊」。做下做下,楊學德幫畫了版頭,每日責任編輯和排版的隊伍又成了型,擅長訪談、美工、攝影的眾人也分別埋位——《碼經》就這樣增磅成為《大眾碼經》。這期間,有學生要考試交功課,有做著日間全職的上班族,有人要照顧家庭,有人要出差公幹,工潮也是起起伏伏,《大眾碼經》因著計都計不出的動力,還是一直一直每日出版,直到今天。 工潮已經基本結束,《大眾碼經》也是時候暫別大家。但這點曾經微小但執著的火焰,不會熄滅,我們會繼續關心碼頭工人,繼續關心勞工權利,未來爭取路上,再相逢。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