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碼:黃色工會

黃色工會,是指那些親資方或被資方收買的工會,亦被指為假工會或花瓶工會。 黃色工會的英文是Yellow Union,據說在1887年,法國一個工廠老闆成立工會,收買工人倒戈,提出親資方方案,以打散獨立工會的勢力。罷工工人得悉後,打破由老闆成立的工會玻璃窗,資方用黃色紙來糊起窗口,因而出現「黃色工會」名稱。亦有說法指,黃色工會出現於20世紀,是為了獨立於工會常用的紅色(社會主義)而出現。 黃色工會亦可譯作Company Union,即由公司或是政府成立的工會。這樣的工會,當然得到資方支持,而資方亦會安排「自己人」在工會高層,以便在非常時期左右大局。更甚的是,黃色工會往往在罷工時「代表」工人拋出讓步方案,誤導公眾,打散工人的議價能力,是以亦被謔稱為「工賊會」。 有趣的是,原來美國早於1935年在勞工法規中將黃色工會定性為「非法組織」,禁止政府或公司成立工會,以保障獨立工會的發展。連「集體談判權」都未有的香港,當然沒有相關規限…… 考考你,以下哪一個香港工會,是「黃色工會」? A. 工聯會 B. 職工盟 C. 勞聯 延伸閱讀:[海洋上的背叛者──黃色工會] — 左翼廿一

Read Article →

每日一碼:拉纜 / 拉纜錢

拉纜,就是拉埋岸船隻的鋼纜,完全屬於另一工種,很多年前還會一批專人做這個工序,但 近年資方縮數,要求姑爺 ( 抓結員 ) 做埋這個工序。這是個高危工序,鋼纜或裂或斷就會割開拉纜人的肉,因而受傷甚至死亡的都有。碼頭還會出現採購較劣質鋼纜,更為危險。姑爺做拉纜其實是額外工作,所以要求資方額外支付拉纜錢。

Read Article →

每日一碼︰ 足斤

(「足斤」沒有實際上的文字,只取其音) 足斤是指工友一返工就做到收工,完全無停手,連食飯,大小二便都無得停。塔上的吊機手表示,經常會有十二部內運車(即只能在碼頭內運作的貨櫃車)同一時間在地面等他們工作,地面有十二部車,空中只有一部塔,所以必須無間斷地做,才可以幾小時內完成幾百個貨櫃。有機手就試過足斤過後去廁所時因精神狀態差而把頭撞落貨櫃,縫了五針。

Read Article →

每日一碼:嚴磊輝條嘢

嚴磊輝4月3日反駁某周刊報導時,拿出報業公會十多年前送給傳媒代表的紀念品、一條刻有英國報業某名人金句「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的三角形木尺紙鎮作「道具」說:「事實就是事實,不實就是不實。」 嚴過去十多年多次轉職,2001年擔任星島集團聯席行政總裁兼執董,年報顯示他當年年薪介乎3至400萬元:2003年加入和黃貨櫃碼頭;2009年加入希慎興業,一年後任行政總裁兼執董,2011年的年薪連花紅已達1,162萬元。他今年初重返和黃,出任和記港口信託行政總裁。 嚴生手持呢條嘢,十年年薪漲三倍,做人還越來越自信,真是不得之了。今日罷工結束,工運繼續,碼經特送上真正「紙鎮」,全港小市民揸住條嘢,加持事實力量,路漫漫,撐出個未來!

Read Article →

每日一碼:外判商

和黃旗下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HIT) 是碼頭的大老闆,為其捱生捱死的3500 名工人中, 2000 名是外判工人。讀者耳熟能詳的外判公司永豐、高寶、現創,較少人知道的聯榮、培記等等,據說才是外判工人的僱主。它們之上,還有工人職員證寫著的「成功」,和「富大」一樣,在嚴磊輝口中「只是承辦商」。 究竟CONTRACTOR 什麼時候是承辦商,什麼時候是外判商?嚴磊輝一人同時是HIT 高層又是「成功」的董事是什麼把戲?資方總有有利於他們的說詞。 一個確鑿的事實是, 據和記碼頭控股(HPH)2011 年報,當年支付給外判商的服務費為32 億,而用於工人工資的,只有7 億。

Read Article →

每日一碼:龍機手、塔機手

機手就是日前嚴磊輝聲稱工作好比飛機師的崗位。龍是龍門吊機、塔是岸邊吊機,均為重型機器,主要是吊起重櫃( 有貨的櫃 )。操作員在半空的操作籠裡,基本上是要一直俯視下面的貨櫃。一上機就至少 12 小時,食飯也沒有時間,要吊飯盒上操作室邊食邊做,不到下班不能下來。] 著名的「糯米雞」、「叉燒包」就是這裡的產品。超長時間開工,工人說很多機手都不得不打著瞌睡操作這危險的機器。如果飛機師真是 像龍機手、塔機手這樣地開工,碼經仝人真是這輩子都不敢再行近飛機﹗

Read Article →

每日一碼:攝箱

龍機(龍門吊機,可以疊高貨櫃)把疊成一棟的貨櫃,如玩層層疊般從中取出一個,運去別的地方,謂之「攝箱」。 「颳風攝箱」 是強風時把高處的貨櫃搬下來,避免貨櫃被風吹塌,發生危險。「電腦攝箱」是將疊在中間的貨櫃,按需要搬到別處。不過,有機手表示,上級不斷指揮他們把箱攝來攝去,有時甚至老在搬運沒有需要移動的貨櫃。有龍機機手抱怨說:「可能不喜歡你,只是讓你沒時間休息。」休息不足、人手不足、安全不足,根本就是三生兒,貨櫃疊不穩倒下來,下面的工友就當災。 4月30日,罷工第34天,強風吹倒9號碼頭對開一批貨櫃,壓毀一輛貨櫃車,幸好司機只是輕傷。如果當時櫃下有人工作,後果不堪設想。工友透露,類似的工業意外時有發生,只是消息平時不被外傳。由於碼頭常以「私人地區」禁止進入,拍攝此照的亦非記者,而是住在附近的居民。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