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手汗交換的雞皮疙瘩

背景:40多天的工潮,除了工人、工會和學生團體的努力,不少市民前仆後繼,以各種方式支援罷工工友,當中亦不乏藝術團體。「言遇劇團」的幾位演員,便先後兩次走到長江中心及貨櫃碼頭,以「一人一故事Playback」的應用劇場手法,邀請工友分享工作、生活及家庭故事,並即興演繹當中的甜酸苦竦,為一眾碼頭工人提供一個另類出口。以下為其中一位劇團團員Ky的事後分享: 以男性為主的碼頭工人,情感不易表達,但在工潮下,一些男人之間原本沒有的連繫出現了,一些看不見的結連逐漸加強。在整個爭取的歷程中,在他們雄赳赳的身軀內,竟有一種說不出的含羞答答隱藏其中,這是工潮的抗爭中一些讓人會心微笑的點滴。 在抗爭三十多天的疲累下,工人間都有著一些共同的感受:「是堅持還是放棄?」、「在參與抗爭與家人關係之間的角力」、「對社會大眾支持的感激」、「從工潮看到香港人冷漠以外的另一面」。這些感受、故事有需要被聆聽、被了解。透過分享,並透過即興演繹的過程,讓一些浮在空氣中的信息得以呈現,得以進一步將抗爭前線的感受分享、聯繫起來。 當中工人分享在抗爭歷程中的一些窩心的小片段:一眾同事在工潮前本來互不認識,自己顧自己,但工潮讓同事間的關係改變了,變得齊心了!以前從不會互相分享的人,因為這次機會開始互相分享,訴說自己的故事。更想像不到的是:「男人老狗,竟然拖手」?因為工潮,在遊行的過程中,男人與男人手牽著手,感受著手汗的交流,心裡升起莫名其妙的感覺。回想這些點滴,一眾在場的工人竟然面露尷尬神色,竟然靦腆起來! 在抗爭得疲於奔命的歷程中,能夠互訴心底裡的感覺是件美好的事,一眾大男人能藉此互相加油,繼續上路,雞皮疙瘩又如何?   獨立媒體[影像報導:碼頭工人的故事] (馮景恆)  言遇劇團

Read Article →

碼頭罷工 在我們心中留下的火花

【碼經傳真】碼頭工人罷工40天,可算曠日持久,暗黑碼頭的惡劣條件,教全城憤怒!但怒火以外,這場工潮還教曉我們什麼?碼經小記工作的機構有個「薯仔工會」,一眾幹事也很關心工潮的發展,5月7日,結束罷工、等待復工的第一天,兩位機手工友和職工盟幹事陳昭偉,應「薯仔工會」邀請來分享工作和工運,讓小記和同事們獲益良多。 工友阿寶就說自己以往常常自言自語,「但經過工潮,現在我也可以對著大家講話,不會瑟縮一角」。小記同事Sun對此很是佩服:「工作上的壓迫大得讓他們要勇敢出來抗爭,但他們能憑藉著努力、智力,克服了困難;而且表達得理路清明,與大眾connect起來,多不容易啊!」人在運動之中成長、超越舊我,「發揮出許多的潛能」讓Sun感動不已。 而Michael難忘工友勇敢抗爭,同時對部分工友早就有「預咗不回去碼頭」、「本死無大礙」,破斧沉舟的悲狀決心而佩服。在香港,工運向來少人關注,這次Michael透過媒體來追蹤工潮的演變,發現一個特別的現象,就是向來被人詬病的TVB,節目《東張西望》播出扭曲的工潮消息時,惹來全城怒罵,「或者這是社會的覺醒?」 Hei也同樣關心公眾對工潮認同。對於行動升級、罷工戰線從碼頭搬往中心,她很是欣賞,認為突破了罷工初期以惡劣的勞動條件來引人同情的苦情論述,「以行業壟斷來連結社會大眾,使人扣連自己的境遇,一下子能捉到人們的共鳴,打破『你-我』之間的界線,將論述昇華至另一層次,在這次運動之中出現,策略很成功啊!」心底熾熱的Hei讚嘆說。 而論述以外,這場工潮更可貴的是工會的組織力量,凝聚著數幾百計的工友,撐過超過一個月沒有工資只發放基金的日子。果然是「薯仔工會」的主席,Charles特別關心如何繼續保持工會實力:「工盟強調工運的發展並非一時三刻,罷工結束後工友回到工作場所,工會需要壯大還需留住實力,將來才有保持與資方議價的能力,這點對我最大啟發。」薯仔工會是屬於像小記這樣的機構smallpotato的工會,會員覆蓋率達七至八成,最近關注主管的招聘、遴選過程中員工是否有足夠的參與度,從而體現機構自下而上運作的民主。與工友交流後,更讓Charles思考薯仔工會將來要更外向地關注外界的勞工事件,甚至積極表態。 薯仔工會這次為碼頭罷工基金籌得3800元捐款。但願未來,社會與各個工作場所的勞動者能更緊密扣連,共同爭取勞動者的權益與尊嚴!

Read Article →

拍枱和心淡的背後︰老闆太涼薄!

文:Kristine 攝影: Manson Wong 【碼經傳真】今月 7 日晚上,收到永豐與工人「和頭酒」出事的消息,甚至一度出現工人憤而拍枱離場的驚險場面。一直追隨工潮發展的後援朋友都非常擔心狀況,連忙打給相熟工友詢問狀況。豈料他們平靜地說:「呢個老闆涼薄我哋個個都知,但係啲代表帶得我哋出嚟就要帶我哋入去。依家老闆拋出的方案係咁,有啲人都無心做了。一百個人有一百個考慮,代表都無辦法幫我哋做太多的決定。」小記當晚去了長江中心,遇到留守的部份工友,他們是為了方便參加次日早上永豐兄弟的會議。有些工友跟我分析現況,都說擔 心現在大家各自籌謀出路,很易被打散,甚至內部開始出現爭執。儘管如此,他說自己仍會選擇在碼頭工作。 工友接著告訴小記,為什麼他們這群人是無可取代的。碼頭的功夫其實非常簡單,對頭腦靈活的人來說,他可以花數小時就解說完畢,只是培養那危機意識則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至少要半年,所以近期新手工作才會頻頻出意外。「你見到個黑影要識得抬頭望、聽到聲要識轉身。啲花欖 ( 即固定貨櫃用的部件 ) 要放好,靠錯方向一跌落嚟就壓死自己。」他說,這些都不是隨便聘請過新人可以解決的問題。 老闆不懂珍惜工人的勞動智慧和成果,以為可以用錢收買人命,要求新人取代這群與碼頭共渡多次危機、風雨無改地工作的工人。這樣無知而自大的態度才使永豐仍然毫無自省,公司的大科文在「和頭酒」時爆出︰「工潮呢壇嘢係你哋搞出嚟!」工潮期間就有工 人對老闆「心淡」,萌生去意,想不到管理階層仍然以為有錢有勢就真是可以「踩人踩到上心口」,難怪百多名工人憤而離場,直斥老闆涼薄。 5 月 8 日早上,永豐的罷工工人開完會後,決定星期四 (9 號 ) 返入碼頭舉行團結復工儀式,工人代表和工會為工人爭取復工安排,至於是否簽紙 ( 合約 ) 就工 人自己決定。

Read Article →

走上街頭的滋味

(文/圖:Kristine 整理:瑾) [碼經傳真] 罷工暫時結束,與工友共同抗爭40天的Kristine 紀錄了一些工友對談和即時感想: 5月6日會員大會結束,大家收拾心情,跟這四十天來一同打仗的兄弟吃晚飯。看著電視報導,才驚覺樹皮、柏佳對著鏡頭講話技巧純熟了很多。飯後從灣仔步行到長江,不捨的氣氛傳遍這個共患難多天的地方:工友有的在喝酒(罷工以來,我們嚴格執行禁酒令以維持紀律,今天可算是一個例外~)、有的在唱歌娛樂、有的在拆走扶手電梯旁的帳篷。 有些工友談起為何接受9.8%:「我們罷工以前就說好了的,四位大佬作為代表話事。依家9.8%的幅度真係唔多,大家都知道罷工四十日都係咁既加幅係資方無恥,而大佬係為左班兄弟著想,要大家齊齊整整入番去,先至接受。」小記也曾跟他們口中的大佬聊天,他也說過:「為班兄弟,9.8%也要接受,唔係個個都有儲蓄同李嘉誠鬥。四十日了,比大家預期的長,我係要帶番班兄弟入去的。但我自己是接受不了的,或許復工一段日子以後,也不想幹了。」大眾常常會問為什麼工人可以這樣團結?小記猜想是因為大家深思熟慮,知道在運動當中要放下自身的利益考慮才可為大伙兒著想。小記也遇到不少人是承受著經濟、家庭壓力而捱上了四十天,為的就是整群兄弟、整個工會、整場運動。 不少工人這樣總結:「今次當然成功啦,我們爭取到加薪,又有咁多市民支持,又捐錢又嗌同一個口號。」「但這只係成功一小步,我們都要繼續打下去。」也有工人在認真思考復工後如何繼續在工作間抗爭,捍衛得來不易的勞工和工會權利。更有平時很少發言聊天的工友跟我說:「以前不知道走上街頭的滋味……以後如果有重要的議題要抗爭,好像二十三條、國教、其他工人運動,打電話俾我,我相信我哋可以有一百人出黎。」大家都意識到打大鱷的困難,但我們大家都無懼挑戰,爭取碼頭內的合理工薪待遇、集體談判權、會工會地位、甚或社會公義,勢在必行!

Read Article →

工友為何發聲了! 「希望我們失去的尊嚴,是有價值的」

高大結實的阿寶和鬈髮高瘦的明仔,都是碼頭年輕的吊機手。有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說起碼頭上的不義,他們很容易進入話題──但坦言並非自始即有的;他們,也曾經失語。 像今天,幾乎香港人都知道機手上不了廁所、要包「糯米雞」的處境,「以往和朋友又怎會說起呢。我們也會介意會覺得醜啊!」明仔說。 看著你屙尿的 Big Brother 20 歲時,中學畢業後的明仔為了供養弟妹讀書,進入 HIT,不覺 8 年了,卻想不到待遇日差。我們都知道工人的薪水不如廿年前,事實上,連上層的嘴臉也益發惡劣:「以前我們和上級對話的『飛電』是雙向的,講什麼都可以,有緊急事故也可以向下大聲喊;但後期只要上面在說話,我們龍機就入不了線。上面不停說,我們只聽到上面不停地人身攻擊、問候你!」明仔年少,偶爾發火:「人有情緒,已經不能下來休息了,有時會駁嘴頂回兩句,上面還會挖苦你:『你有問題呀?』」 阿寶曾經在阿寶曾經在現代貨櫃碼頭 (另一碼頭公司)工作過近 5 年,這天在長江中心統籌分派飯盒。來到 HIT 一年多,女友最近才從新聞知道他們要在龍機內便溺的工作狀態,又驚又氣說:「怎樣也好,應該有點遮蔽吧!」 但更難受的是,吊機不遠處的柱上會有閉路電視,監視、紀錄著吊機內機手的一舉一動。「這是很傷自尊,很簡單,就要你在鏡頭前屙尿。講得難聽點,我們工作座背後的就是……」阿寶用手掃了掃屁股後頭,說不下去了。「所以年紀大的工友都很抑鬱。」 怎能沉默中滅亡? 明仔也認同地猛點頭:「所以你想這麼多年為什麼這些事碼頭外邊無人知?因為工人不想交待,覺得很傷尊嚴!」 「碼頭能欺負就欺負,看你不作聲,制度越改越惡劣:減人工,出一張聲明就減,不會諮詢工人的。」明仔最初看到聲明非常憤怒;可是,碼頭上卻全無投訴以至溝通的機制,只有強橫的上令下達。「好像除非我們辭職轉行,只能任他『強姦』!」 碼頭工人到今天,己經堅持罷工 40 天!縱使資方提出「最終方案」,拒回談判桌,但幾百人堅持不再沉默,怒吼為的不過是最基本的尊重:「希望我們失去的尊嚴,是有價值的。」

Read Article →

良心媽媽: 就是要讓孩子知道!

文:羊謹 【碼經傳真】今年五一遊行,不乏帶著小孩的家庭,或推著 BB 車,或摟在懷中。此情此景,不禁讓小記想起去年的反國教 運動,許多父母為爭取公義,雞手鴨腳的帶著孩子出來。一向佩服帶孩子遊行的父母,平日朋友帶孩子吃頓飯,阿B扭這扭那, 要坐定定吃完一頓飯已是天方夜譚,更遑論長征遊行! 張太一家,更特別讓我肅然起敬。在遊行尾站長江中心,三口子 坐在花糟旁,累壞了的孩子,就在擴音器旁呼呼大睡,爸爸一直用手溫柔地按住小不點耳朵。張先生任建築公司文職,未有孩子 前,張太亦是地盤會計。為何要來撐碼頭工人?張太爽快道:「五月一日,本來就是為工人而設,當然要出來!」 游說鄰居罷買 慢慢解釋就明 小記單刀直入:「孩子這麼小,明白嗎?」張太溫柔 而堅定地道:「是否明白,只有他自己才知了,但就 是要讓他知道碼頭工人的處境。」張太上一次遊行已 是 2003 年的二十三條,去年反國教也想過出來,但 孩子實在太小,顧慮多。今次工人的處境,讓她不 平:「其實我真的不仇恨大財團,他們也有自己的角 色和付出,但同樣要有社會責任,讓工友得到合理的 回報!」她最憤怒的,是明言「關於碼頭工潮一句都 唔會講」的首富李嘉誠:「李生常常滿口仁義道德, 作為大老闆,面對工潮卻是一聲不響,讓人覺得他講 一套做一套!」作為小市民,除了用雙腳表態,她也 身體力行罷買百佳:「從前常常去,對主婦真的很方 便!」自從工潮後,張太暫停光顧,更游說鄰居一同 罷買:「她們起初也不覺得有關係,慢慢解釋就會 明。」 工人或商人 子女的未來 […]

Read Article →

工友團結必勝! 訪紮鐵團結工會理事長 阿 MAN(黃惠民)

訪談:MING 【碼頭傳真】五月一日勞動節五千人上街,爭取集體談判權,撐勞動有價,也撐罷工。五月二日罷工已到36天,與外判商永豐談判第五次,卻毫無進展,對方仍然拋出舊的5+2%方案。另一方面,外判商現創的超過五成工友加入罷工!八號碼頭及4﹑6﹑7橋已經完全停止運作!工友大團結,無懈可擊!小記早前訪問紥鐵團結工會理事長阿MAN(黃惠民)時,阿MAN回憶2007年的罷工能完滿結束,關鍵也在於工友的團結必勝。 互相仇視,令罷工慘淡收場 阿 MAN 憶述,2007 年 8 月 8 日開始罷工,沒多久就工友有因家庭壓力復工。有罷工工友感到憤怒,怒罵復工的工友,但阿 MAN 明白,工友之間是不能互相仇視的,若市民對工友沒有正面的睇法,將會令罷工好悽慘。所以被推舉為工人代表的他選擇冷靜地勸諭正在 開工的工友:站出來,罷工! 罷工初期並沒成立罷工基金,而工友都是手停口停的,罷工也需要交通費及伙食錢。又適逢九月份小朋友要開學,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的確是不能。罷工基金能減輕工友的後顧之憂,罷工開始 10 多天後,終於成立罷工基金向社會募捐,他們也開始以糾察隊勸諭 工友不再開工。紥鐵工潮當年募捐到一百多萬的罷工基金,在香港已是創舉。小記和阿 MAN 都不敢想像,2013 年的香港,竟然會出現巿民捐出七百萬支持罷工的壯舉 。原來現實,是可以比想像更大膽﹗ 團結吧!每一個工人都很重要 糾察隊分散到全港不同的地盤去向開工工友說明團結的重要性,讓他們「明白如果不團結只會令罷工時間無了期地拉長。如果團結起來,若整個行業能罷工一星期,整個建築行業就會癱瘓」,讓工友了解紮鐵行業是建築行業最重要的部份,也就是說要讓每一個工 友了解自己的重要性,一旦他們不開工,整個建築行業也就停頓下來,每一個工人的付出都是寶貴的! 正如阿 MAN 在訪問中提到,假如能在「碼頭各個入口廣播呼籲工友團結一致,停工三天已可以癱瘓碼頭,資方也不得不面對工友解決問題」。阿 MAN 的話言猶 […]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