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友為何發聲了! 「希望我們失去的尊嚴,是有價值的」

-007

高大結實的阿寶和鬈髮高瘦的明仔,都是碼頭年輕的吊機手。有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說起碼頭上的不義,他們很容易進入話題──但坦言並非自始即有的;他們,也曾經失語。

像今天,幾乎香港人都知道機手上不了廁所、要包「糯米雞」的處境,「以往和朋友又怎會說起呢。我們也會介意會覺得醜啊!」明仔說。

看著你屙尿的 Big Brother

20 歲時,中學畢業後的明仔為了供養弟妹讀書,進入 HIT,不覺 8 年了,卻想不到待遇日差。我們都知道工人的薪水不如廿年前,事實上,連上層的嘴臉也益發惡劣:「以前我們和上級對話的『飛電』是雙向的,講什麼都可以,有緊急事故也可以向下大聲喊;但後期只要上面在說話,我們龍機就入不了線。上面不停說,我們只聽到上面不停地人身攻擊、問候你!」明仔年少,偶爾發火:「人有情緒,已經不能下來休息了,有時會駁嘴頂回兩句,上面還會挖苦你:『你有問題呀?』」

阿寶曾經在阿寶曾經在現代貨櫃碼頭 (另一碼頭公司)工作過近 5 年,這天在長江中心統籌分派飯盒。來到 HIT 一年多,女友最近才從新聞知道他們要在龍機內便溺的工作狀態,又驚又氣說:「怎樣也好,應該有點遮蔽吧!」

但更難受的是,吊機不遠處的柱上會有閉路電視,監視、紀錄著吊機內機手的一舉一動。「這是很傷自尊,很簡單,就要你在鏡頭前屙尿。講得難聽點,我們工作座背後的就是……」阿寶用手掃了掃屁股後頭,說不下去了。「所以年紀大的工友都很抑鬱。」

怎能沉默中滅亡?

明仔也認同地猛點頭:「所以你想這麼多年為什麼這些事碼頭外邊無人知?因為工人不想交待,覺得很傷尊嚴!」

「碼頭能欺負就欺負,看你不作聲,制度越改越惡劣:減人工,出一張聲明就減,不會諮詢工人的。」明仔最初看到聲明非常憤怒;可是,碼頭上卻全無投訴以至溝通的機制,只有強橫的上令下達。「好像除非我們辭職轉行,只能任他『強姦』!」

碼頭工人到今天,己經堅持罷工 40 天!縱使資方提出「最終方案」,拒回談判桌,但幾百人堅持不再沉默,怒吼為的不過是最基本的尊重:「希望我們失去的尊嚴,是有價值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