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碼:集體談判權

-008

要說到工人爭取與資方集體談判權利,2007 年的紮鐵工潮是不容忽視的鬥爭。以下資料整理自4 月28 日工業行動工作坊的分享和碼經小記對紮鐵業團結工會理事長阿MAN( 黃惠民) 的訪談。

紮鐵工人和碼頭工人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兩個工種都因為工作條件欠佳而且薪金不高,難以吸引年青人入行。紮鐵工人的薪金由1997 年的$1,200(工時8 小時)暴跌,到2007 年仍只有$800(工時9 小時)。2007 年
政府公佈,當年本地生產總值是之前20 年最高,比97年更好。經濟復甦,工資仍維持最低谷,而且工時增加,令工業意外增加。工友分享不到繁榮的成果,這點燃了工人的憤怒。紥鐵工人自發罷工,工聯會的工會與商會
秘密談判,然後對工人稱將日薪由800 元提升到850 元,工時訂在8 小時45 分已是極限。工聯會代表聲言即使工人不接受,他們也不會再理會罷工。工人認為應該繼續罷工,因為如果輕易放棄,工人和資方不能平起平坐
談判,資方以後都不用理工友感受,可以繼續無視工友的苦況,僱主的剝削只會更深重。為了尊嚴生活,為了付出的勞力有合理回報,紮鐵工罷工像碼頭工人一樣演化成持久戰,經歷36 日始結束。

罷工時日一長,工人內部也會有所動搖,甚至有工友抵受不住家庭的壓力,偷偷地開工,資方用落了窗簾的旅遊巴車接工友進入地盤。當時罷工已20 多天,繼續罷工的工友情緒激動地用大聲公斥罵復工工友,阿Man 說︰「我身為糾察,就以勸諭的方法希望他們明白如果不團結只會令罷工時間無了期地拉長。如果團結起來,若整個行業能罷工一星期,整個建築行業就會癱瘓。」

堅持罷工的紥鐵工人相信,一旦行動開始,如果草草了事,日後的生活只會更加困難,特別是一班年齡稍大的工友,他們立場堅定,就算自己要退休,也希望後來者可以有尊嚴地工作,得到合理的薪酬。

紥鐵工潮的轉捩點是罷工約30 天時,胡錦濤見曾蔭權時問及罷工事件。新聞報導的當天就有勞工署聯絡工人出席一個非正式飯局,出席者包括工友代表、資方的商會和勞工署代表,飯局次日就召開正式會議並且達成共識。政府的頇顢無能可見一斑﹗

2007 年的罷工催生了紮鐵業團結工會。現時工會每年與商會談判,加薪幅度遠超「市價」,近年因此也多了新人入行,足證集體談判對整個行業都是好事。

阿MAN 有以下的話給碼頭工友︰

( 一) 拉開戰線呼籲更多工友加入,尤其是機手,迫使資方也面對工友解決問題。
( 二) 打一場漂亮的仗。

今次罷工工友比當年的紥鐵工人幸福,很快就有很多人支持,有這麼多人支持,一定要堅持到底,打一場漂亮的仗,幫助香港基層的工友,不要被大財團壓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