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制度下的死胡同

-006

文:林嘉嘉

[ 碼經專訪 ] 阿榮(化名)從來沒想過要當甚麼英雄,他只想當個普普通通的工人,用勞工搵兩餐,養親活兒。

剛入碼頭時,僱用他的外判商叫東方新紀。當年碼頭由四大家頭(「咕哩」頭)管,回憶過去,他有點懷愐:「四個之中,金大最有人情味,兄弟有事一定出手幫。兄弟班,都是講江湖道義的人。」

那是 1996 年的事。一次小規模工潮,HIT 快刀斬亂麻,東方新紀隨即成為歷史。

「那天返工就知出事,成車成車的運了百幾人入碼頭內,個個都戴着白手襪,佢哋無話阻止我哋做野,但就知易手喇。」阿榮冷笑:「HIT 擺明車馬郁東方新紀的啦,兩日已經做晒決定……」

接手的叫宏江,是永豐的前身,由那天開始,碼頭落入一眾「白手襪」中,獨立的黑暗帝國就此成立。

黑道 x 壟斷式資本 Style

黑道經營模式與壟斷式資本家的結合,受苦受難的自然是下層的工友。

「他們本來就黑,油麻地果欄度過來架。曾經有工友追欠薪,被人兇:『夠膽就過果欄度拎!』」疑幻似真的傳說嚇怕不少工友:「不是怕被炒,而是怕太敢言會令自己或家人的安全受威脅。」

如此管理文化下,工友唯有靠白紙黑字明文寫定的勞工法例去保障自己。但問題是,香港勞工法例對勞工保障不足是公認的事實,而執法的勞工處更是處處「和稀泥」。

阿榮苦笑:「有時陪工友上勞工處,個小姐都話『乜又係你』。永豐在勞工處個快勞(file)早已成尺厚。法例要求寬鬆,加上執法當局鮮有檢控,在法律上不具集體談判權,使得勞工權益更加無法保障,助長無良僱主進一步壓榨員工,而永豐更是有法不依、無法無天的表表者。

說好的有薪假期呢?

2005年,受現代貨箱碼頭有限公司(MTL)的工潮所啟發,驚醒了不少碼頭工友,驚覺自己從未享有法例寫明的有薪勞工假及年假,集體向公司追討,單是職工盟就處理了 244 個個案(主要是永豐及嘉華利的員工),理虧的外判商最後選擇庭外和解,向工友償還欠付的有薪假期薪金。

不過,當時永豐揚言未能全額支付會令公司營運造成影響,只肯歸還欠薪的六成。工友雖感不忿,但為了保住飯碗,無奈地接受方案。

勞工法例列明僱員享有的法定假期(每年12 日),絕不可以「以薪代假」,而是必定要讓員工領薪酬放假,但永豐一於少理。為何不告永豐有法不依?工會幹事無奈地答:「勞工處要求有工友出來指證永豐,才會立案處理,但個個工友都係家中經濟支柱,邊個敢出來?」勞工處就一如以往,躲在層層官僚制度後,明知永豐有法不依,但就只是「呼籲員工作出投訴」就當盡了自己的職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