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碼頭到長江

這天由早上十時開始繪畫,中午在中銀總行前畫畫被中銀保安及職員前後要求離開,我 真的感到憤怒,明明只有我一個人在街邊寫生,阻不了任何人,街道是公共空間,我沒 有理會他們照舊畫畫,想必是對面馬路的罷工陣􎯉敏感,連􎁞豐也下閘生怕罷工工人在 那邊駐􎯉。下午二時左右下了一場大雨,􎆑傘也敵不過雨水。 (圖、文:小丁)

這天由早上十時開始繪畫,中午在中銀總行前畫畫被中銀保安及職員前後要求離開,我
真的感到憤怒,明明只有我一個人在街邊寫生,阻不了任何人,街道是公共空間,我沒
有理會他們照舊畫畫,想必是對面馬路的罷工陣􎯉敏感,連􎁞豐也下閘生怕罷工工人在
那邊駐􎯉。下午二時左右下了一場大雨,􎆑傘也敵不過雨水。 (圖、文:小丁)

【碼經傳真】四月二十一日晚,小記到了長江中心,希望聽聽工友對搬到中環的感受。一位做了廿幾年抓結員(水上姑爺) 的工
友「阿頭」,以溫柔語氣回答小記問題,他的話令小記心酸不已。

碼記:由碼頭搬到長江中心罷工最大的分別是甚麼?
阿頭:最大不同?似隻馬騮,像動物園的動物,讓人看著,不習慣。以前在碼頭較私隱,現在好似打開個肚皮給人看。

碼記:既然覺得不舒服,為什麼仍然走出來,而且留守呢?
阿頭:老土啲講,是幫下一代,不這麼做,就繼續被剝削。不罷工都不知道原來公司欺負工人這麼慘,真是「蝦」(欺負) 得好犀利!從碼頭到中環有好有不好,好的就是更多人可以看到我們,更多巿民知道發生什麼事,多些人可以過來,籌款(罷工基金) 也好些。像那些報紙,有報紙一邊「踩」(批評) 我們一邊講壞話。出來了,就可以讓巿民看到,如果在碼頭,巿民要過去也麻煩。

既然成班工友都「撐落去」,自己雖然有不快的感覺,但也不在乎那小小無謂的自尊。都是同一條船,大家都不想沉船,既然已經站出來,就要繼續下去。

後記:此時,到場打氣的朋友們正在唱著Beyond 的《灰色軌跡》:「我已背上一身苦困後悔與唏噓,你眼裡卻此刻充滿淚,這個世界已不知不覺的空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