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畫小女孩的爸爸:寧頂著壓力,也不做千古罪人

3

文:Yi Yi

我們都記得,一位九歲小女孩林曉彤,上星期給正在罷工的爸爸畫畫,給李嘉誠寫信,「請你要給爸爸和叔叔合理人工養家,同時一定要多給爸爸休息時間陪我。」──可惜,整整一星期,李老闆一直沒有反應,連記者提問也拒絕回答。直至包圍長江中心第一個晚上,碼經小記在陰雨迷離的夜深,在中環遇上曉彤的爸爸「雞頭」。他欣慰地說沒有人教孩子作畫,「我都係睇到幅畫才知呀」。

雞頭在碼頭已經工作22年,機手、揸紙,什麼崗位都做過。碼頭工時雖長,上了晚班後,翌日他一定爭取送寶貝女上學,孩子被同學仔欺負他一起想對策,所以他和曉彤好親近。隨手在手機翻出曉彤一、兩歲時的照片、短片,看到女兒從光著上身穿尿片的嬰兒,手腳靈活地爬高爬低,長成亭亭玉立地溜冰的高挑小女孩,就笑不攏嘴。罷工這些日子,終於有多點時間和孩子吃飯、看新聞,這幾天曉彤考完試還可以一起飲茶。

可是,即使父慈女孝,罷工期間,除了偶爾發放的幾千元補助,就沒有收入,家庭壓力實在不輕。曉彤的畫在網上傳出來的前一刻,雞頭的太太還在擔憂,Whatsapp傳訊問他:「這個家,你還要不要。」可想而知,這些硬撐著的漢子不開工的日子壓力何其大?

放棄可能更容易:資歷深、人面廣的雞頭,一直有人向他打聽、收料,讓他組織肯復工的同事回到碼頭開工,「而且說會給我一官半職,做個科文(Foreman),要我交出名單呢!」這其實是甚為誘惑的分化手段,不過雞頭清醒看穿陰險之處:假若那份名單另有用途,復工後再解僱工友呢?又或者復工後條件低於口頭上答應的呢?而且這種復工的召喚滿天飛,「個個都話俾個科文佢做,其實根本沒那麼多位,跟住就會叫你做住其他崗位先,最後不了了之囉!」看得通透,雞頭因此一方面惱怒復工的少數工人,同時堅持:「我不能做千古罪人!」

可是如今雞頭供職的高寶,宣布了6月底結業,在某些人眼中,罷工工人令公司倒閉可能已經罪大惡極。但雞頭清楚明白,不論有沒有這一場工潮,層層外判下的分判商營利也不多,高寶本來已經意興䦨珊,工潮發生前和工人簽下的合約就是只到2013年6月(只有半年,以往都是簽足一年)。「而且結業後,分判商仲可以喺HIT度攞返500萬按金!」換言之,不論是結業,或是繼續經營,甚至改頭換面註冊成立新公司,都是資方計算利害後的決定,豈能將責任諉過工會或罷工工人?雞頭和工人看得明白,所以,寧願頂著各方壓力,也要討回一個公道。撐到底,撐到落海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