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撐工友,因為去廁所和吃飯,是最基本的人權!

1

陳師傅,37歲,現職貨櫃車司機,前「高寶」吊機手。五年前,他憤然離開碼頭工人的行列,因為他想做回一個「正常人」。以下是小記和他在長江中心前的訪談。

陳:陳師傅 碼:碼經小記

碼:既然已離職,今天為何出來「撐工人」?
陳:正正因為做過「機手」,我很明白他們的處境和困難,雖然已經離職,但也要撐他們!那是一種習以為常的惡性循環,薪金越不合理,工人便越需要加班(養家),越會接受苛刻的條件,例如一邊吃飯一邊開工,越挨越苦,越苦越挨。在外判制度下,挨不到的人,唯有走,根本不能反抗。

碼:「機手」已是人工較高的崗位,當年為何要轉行?
陳:再做下去,我覺得是會出事的;不是自己出事,便是其他工友出事,太危險了!碼頭要求的速度,根本不可能達標,加上長期加班,機手邊做邊睡是很普遍的事,我們操作時要吊起的貨櫃有30-40噸重,一不留神便掉下去,下面的工人和貨櫃車司機也是人命,他們也有家庭,砸死了怎麼辦?在碼頭的幾年,我見過太多工業意外,太慘了,我不想做後悔一生的事,決定轉行。

碼:回想起來,你最看不過眼的是甚麼?
陳:從前工友們常常自嘲,自己是在坐監,分別只是有錢收而已。但是坐監也有人權,我們卻是連上廁所和坐下吃飯的權利都沒有。公廁也有人清潔,怎可能叫一個人在自己工作的環境中大小便,而且從不清潔?這根本是對人的侮辱,但卻慢慢讓工人習以為常,實在太可怕了!

碼:聽聞公司工待遇比較好,當年你有否考慮轉過去?
陳:想轉也轉不到,那邊即使有自然流失,只會透過外判請人。不過聽說近年經濟好了,也有再請新人,但亦以外判為主。其實入行兩年左右,我便隱約覺得這份工做不長,因為頸椎開始痛和移位,再做下去連健康都賠上,值得嗎?

碼:和碼頭工比較,貨櫃車司機辛苦嗎?
陳:開貨櫃車的工時也很長,其實也是辛苦工,也有職業病。但是起碼……起碼我有休息時間,我可以在廁所大小便,我知道自己的上下班時間,我能爭取時間陪屋企人。即使要加班,我可以停下來好好吃一頓飯才繼續,雖然工資比機手少一點,但起碼可以控制自己的生活!

碼:有甚麼想跟工人說?
陳:工人一定要齊心,繼續罷工爭取應有的尊嚴和福利。還在開工的工友,真心希望你們可以拿出勇氣,一齊罷工,既然資方沒有當我們是人,不要再留在崗位受辱了!

碼:有甚麼想跟市民說?
陳:特別想多謝一班大學生,他們和碼頭工人明明毫無關係,也全力支援工友,把大家的良心都呼喚出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