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怪異錄(二)怪獸超人

5

訪問/文字:阿滿、Zoe Lam 編輯︰PAT

<碼經傳真>家駒,高寶機手,高大、年輕,可是……頸、肩、脊椎都有工傷?真的嗎?去年5月某天半夜,家駒如常操作著「怪獸」,突然對面車路的貨櫃車迎面駛來,司機不知是否在打盹,對意外警示毫無反應。家駒唯有按指引剎停吊機,但萬萬想不到鎖定機器的那刻會被「chok親」。貨櫃車最後沒撞上,但腰部有舊患的家駒卻因此中招。當時無人頂更,痛也要死忍繼續,於是吞下平時當飯吃的止痛藥又繼續工作兩小時。愈近放工,腰愈來愈痛。下班時跟當值上司說自己受傷了,只換來一句輕描淡寫的「等老闆回來再說」。家駒此時有點激動:「等老闆做乜啊?係咪唔敢報工傷?」他頂住壓力決定放工傷假,按《僱員補償條例》獲得每日200元的醫療費以及80%人工。幾個月到處求醫,都沒有好轉,後來自費照磁力共振,才知道是多處椎骨移位,只可動手術或用類固醇醫治,而且以後都不能再做機手。這樣令人啞然的事實,竟被勞保與公營醫生輕輕帶過。現在,資方仍在推卸意外責任,案件仍在審理中。可是工傷保險一日未解決,家駒就無法負擔其他治療方法。他受的傷並非無法避免,「作為資方,在如此消耗的工作環境下,為什麼要強迫員工超時工作,而不是減少工時讓工友減低勞損?」因此,家駒毅然加入罷工行列,希望可以靠集體力量改善所有人的工作環境。

家駒與一般人無異,有個小家庭。對於罷工、當搞手甚至自己的工傷案要告上法庭,家駒知道結婚4年的太太「其實並唔開心」。但正是當中的體諒和默契,令夫婦的情誼並不因此而減少,「佢都會幫我按摩架,話曬佢都係我老婆。」太太與3歲兒子在家駒心目中是第一位。以前工時太長,回到家裡睡得跟豬一樣,令他與家人之間關係疏離,兒子甚至不願意跟家駒同睡一床。可是,這實在是半點不由人。家駒工傷後與兒子相處多了,關係也變好了,會在床上打打鬧鬧。玩耍的時候家駒總是要避忌自己的傷處,不過兒子的笑容總能減輕痛楚。外母以前總會催促家駒復工,但可能因為罷工令大眾更了解碼頭工作的辛酸,最近她也變得和藹多了,開始明白女婿的付出。「坐同企唔可以超過30分鐘,行路唔可以超過60分鐘」,何時能復工是家駒現時最大的煩惱。工傷後,家駒參加過建造業議會的金屬棚架班,勉強應付到課程,但一次在棚架上腰痛導致「差錯腳兼拗柴」,令他意識到這根本不是出路。跟車,不行,車會震,腰骨受不了;保安也不行,毫無還手之力。即使是做小生意,也苦沒本錢。「可能真係要靠政府。」家駒有點唏噓地嘆道。

家駒正值39歲,為了養家必須熬到60歲。他的最大心願就是得到合理的工傷賠償,繼續養妻活兒。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